甜茶酱Kiki

他老是在星光下行进,通常是西部的星光。

两个超级迟钝大笨蛋!


作者:百さん
【授翻】

大狗狗一样的史蒂夫

请从右向左读
【授翻】
作者:原稿さん

巴基真的很严格

作者:くろさん
【授权翻译】

1940年 

边翻边哭我本人

詹詹啊😭

【授权翻译】
作者:雑草さん


【盾冬】I ship stucky (全)

*娱乐圈AU

*大概是一个迷妹们求锤得锤的故事??

*瞎写一气过过手瘾



01.

“娜塔莎,该詹姆斯上场了,导演派人过来喊了!”

“稍等,他马上就好。”头发染成浅金色的女郎冲着化妆室外高声道,眼睛丝毫没有离开手机屏幕。

“你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

操,娜塔莎在心里用尽毕生绝学换着花样骂着巴基。将近一个小时前这个混蛋说要喝咖啡调开了助理,等娜塔莎交代好化妆师推门进来一看,哪还有他的影子。

按掉第四十八个没打通的电话,又发出第五十条信息,娜塔莎不得已打给了巴基的狐朋狗友。

“劳菲森,见到巴基了吗?”

如果洛基知道自己被巴基雷厉风行的经纪人划进狐朋狗友的范围一定会拖长声音讽刺然后立马挂掉电话,但显然他现在心情不错。

“亲爱的罗曼诺夫女士,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时刻关注推特趋势,作为一位经纪人,你现在表现的十分不专业。”

娜塔莎心头涌起了不妙的预感,她甚至没顾上反驳洛基的话,按下挂断键的下一秒就点开了蓝色的小图标。


#罗杰斯纽约

#巴基巴恩斯史蒂夫罗杰斯

#巴恩斯机场

……


罗曼诺夫女士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02.

巴基捧着一大把新鲜的花束,戴着鸭舌帽和夸张的大墨镜,笔直的站在机场的等候区。“你看起来好像那个明星,谁来着——”

巴基身边站着同样在等候接机的几个姑娘。一个穿超短裙的女孩打量了巴基半天,终于忍不住搭话了。

绿色的眼珠在墨镜后面转了两圈,巴基咧开一个明媚的大笑,“你是不是想说巴基巴恩斯?”

“对对对,就是他!”女孩很快的接口,“他演的那部《我的神秘男友》,我上高中的时候一直在追。”

“确实有很多人说我长得像他,不过我觉得论帅气他还是不如我。”巴基懒洋洋的边摇头边说。

另一个穿长风衣的女孩也把注意力分了过来,“你们是在说詹姆斯?”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女孩翻了一个几乎要上天的白眼,“我完全不能明白他那种人怎么会有粉丝,仗着脸好看风流成性,亏我之前还是他和多丽丝的cp粉。”

“话不能这么说,”靠右站着的黑卷发姑娘也加入了谈话,“他出道这么久不就谈了一个女朋友,据说还是多丽丝把他给甩了。”

“那是你没注意过他的夜店通稿,简直铺天盖地。我敢肯定多丽丝在替他背黑锅,明眼人都知道肯定是他偷偷劈腿。”长风衣用一种很笃定的语气反驳。

“可我看他最近老实了很多呀,都不怎么上新闻了。”超短裙补充。

“你没听说吗,史蒂夫要从洛杉矶到纽约来发展了。死对头要来,负面新闻怎么也要收敛些吧。”长风衣继续说道。

“我不觉得他们俩是死对头。”黑卷发扬了扬脖子,露出了一种神秘的微笑,“史蒂夫和巴基明明是同级室友,每次提起对方却都像是完全不熟,”——“所以说他们两个是死对头”,长风衣插嘴——而黑卷发没有被打断,“巴基凭借《我的神秘男友》一炮而红并且开始恋情的时候史蒂夫恰巧就去了洛杉矶,而史蒂夫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在颁奖季大放异彩的那段时间巴基恰巧就和多丽丝分手了,而史蒂夫的那部电影,最早的消息是要让巴基做主角的。”黑卷发说起话来有条不紊,并伴随着八卦时的典型笑容。

巴基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心里暗暗吃惊。

“你这是从哪儿得来的小道消息,之前完全没听说过。”超短裙看黑卷发的眼神多了几丝崇拜。

“这有什么,我们stucky女孩无所不能,再隐秘的消息都能挖出来。”黑卷发很自信的笑。

人流开始往外出,巴基本应该瞪大眼睛去找人了,但强烈的好奇心使他忍不住转头问黑卷发,“stucky是什么?”

“就是史蒂夫和巴基的cp——”黑卷发朝巴基看过去,突然一句话卡住了喉咙,“巴基??!”

巴基心道不妙,他赶紧把花束举到鼻子前面,“我们只是长得像——”

已经晚了,黑卷发刚才那声分贝太大,一时间周围的人群都向这边看过来。

“天哪,那不是巴基吗!”他被认出来了。

“那是巴基,那个巴基巴恩斯!”声音越来越大,更多的人向巴基巴基这边涌过来。

老天,巴基的头上滑过两滴冷汗,早知道他应该带个口罩,都怪洛基建议他说脸露得越多越不像有鬼,肯定不会被认出来。

他这次从剧组偷偷溜走谁也没带,坐的还是出租车。眼下人越来越多,巴基只能顺着空地往外挤。一些手机和镜头都快要粘到巴基的鼻子上面,就在他准备拔腿狂奔的时候,一只大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巴基?你在这儿干什么?”

是史蒂夫。

巴基一下子失了神,傻愣愣地僵在原地。几年不见史蒂夫比印象中更壮了,现在那双蓝眼睛紧紧盯着自己,让巴基不由自主有一种压迫感。

人群渐渐被史蒂夫的安保拦开,巴基颇有几分手忙脚乱的把捧在脸前的花递给史蒂夫。“我当然是来接你,我,呃…你看这花好看吗,我路上特意去给你买的。”巴基挠挠脑袋,他本来准备了好几个腹稿,打算发挥自己超高的语言天赋打动史蒂夫,趁这个机会挽回和史蒂夫危机重重的友谊。他怎么也没想到真的到了面对面的时候,看着史蒂夫的眼睛,会连完整的句子都表达不清楚。

“你就一个人?娜塔莎呢?”史蒂夫微微皱着眉头。

巴基见状赶紧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一把揽住史蒂夫的肩膀,“他们都不知道,我偷偷跑过来的,晚上我定了一家法国餐厅,一起去。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史蒂夫有些僵硬,像是不习惯巴基这样的亲密,他把花束换到另一只手上,引着巴基回过头。

“稍等一下,”史蒂夫的声音倒是很沉稳,“忘了介绍,巴基,这是莎伦,莎伦,这是巴基,我的,我的一个朋友。”声音是沉稳,就是话说到最后不知怎么的打了一个磕绊。

穿着白色西装外套的女士摘下墨镜,对着史蒂夫扬起一个玩味的笑,紧接着看向巴基,朝他伸出右手,“很高兴见到你,巴基。”。

巴基的大脑开始出现空白,从见到史蒂夫的那一刻起他就不是很清醒,但现在已经有点像是喝了酒一样的晕晕乎乎了。莎伦卡特他当然认识,据说是史蒂夫下一部戏的女主演,一直在和他传绯闻。如果他们是一同来的纽约,那很有肯能根本不是绯闻。

史蒂夫也许真的在和别的女士谈恋爱,一股混合了尴尬的莫名情绪让巴基胸闷,但他只是握住了莎伦的手,“久仰大名。我是不是需要打电话给餐厅加个位置,还是干脆取消掉?”巴基笑着问史蒂夫,但声音仿佛不是自己发出的。

他开始神游,远远的听见刚才那几个姑娘的声音。


“天啊,他竟然真的是巴基,还有史蒂夫和莎伦!”是超短裙。

“你们看詹姆斯的眼神,再看史蒂夫僵硬的动作,一定是公共场合演戏,还说不是死对头!”是长风衣。

“这三个人,修罗场啊修罗场。”是黑卷发。


巴基堂而皇之的走着神,直到史蒂夫拍了拍他的腰。

“我说不用了,巴基,莎伦晚上还有别的事,就我们两个去。”

巴基猛地回过神来,“哦,好,没问题。”巴基发誓他脸上的肌肉都要笑到僵硬了。

顺着大厅走出去,史蒂夫的司机把车停在外面。

“上车吧。”史蒂夫替巴基把车门打开,而巴基就这么听话的坐了上去。

“花很好看。”史蒂夫突然小声说了一句,在巴基反应过来之前就合上了车门。

巴基顺着史蒂夫回过头看着窗外,看着又在送莎伦上车的他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简直刺眼,脸上带着从见面到现在都没有向着巴基露出过的灿烂笑容。

我一支一支挑的,我也觉得很好看,巴基默默想着低下了脑袋。




03.

“所以我的法国菜就这样变成了汉堡包?”

巴基十分嫌弃的在纸袋上蹭掉沙拉酱,一大口汉堡肉下去顶得他不得已又赶紧喝一口可乐。

好在最近他正拍摄的这部戏不需要脱掉上衣,也没有严格的塑身计划,否则今天这些垃圾食品吃下去被娜塔莎知道,女经纪人会原地变成火球。

“是你不愿意回去换正装,巴基,讲点道理,”史蒂夫看着巴基故意把眉毛眼睛缩在一起,忍不住在他头上摸了两把,“娜塔莎有那么可怕?”

本来像是小猫一样舒适晃着尾巴的巴基一下子蔫儿了起来,丧气地把大号可乐杯放到长椅上,“我今天是偷跑出来的,史蒂夫,而且跟谁都没说。说不定娜塔莎就在家里堵我,我还没准备好这么早回去接受她的怒气。”

巴基垂着头装可怜,听见公园草丛里小昆虫细碎鸣叫的声音。

垃圾食品也许真的会让人心情变好,就是这么奇怪,本来在机场有些尴尬的气氛在两个人偷偷摸摸溜进麦当劳的时候散了个精光。

就像是在时钟停掉的时候选择出了趟远门,等看过了绵延的山无尽的海,回到家里换了电池,分针又生机勃勃地走起来。

几年的时光过得飞快,可当两个人大笑着拎着快餐袋躲开史蒂夫的司机一头钻进出租车里,那种熟悉的心跳节奏让巴基意识到,原来有的人是可以被写进身体记忆里。

“所以,巴基,你定的餐厅可不会答应我们穿着牛仔裤坐在餐桌前,别这么多抱怨,”史蒂夫带着笑意,“给我递一块炸鸡。”他把手伸到巴基面前。

“为什么你可以这样毫无顾忌的吃这种高卡食品,大导演,”巴基提高声调,把装着“罪恶”炸鸡块的盒子重重放在史蒂夫的手掌,同时在史蒂夫短衫下发达的胸肌上下打量,“你去做了隆胸手术?”

史蒂夫猛地被可乐呛到喉咙,平时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总是严肃认真的脸憋的泛红,巴基手忙脚乱地递给他几张餐巾纸,紧接着两个人在公园的长椅上笑得前仰后合。

“所以你把自己练到可以去参加健美比赛,却只是坐在摄像机后面。史蒂夫,你从来没跟我说过想当一名导演。”

笑得眼泪都出来,笑得几年的生疏隔阂无影无踪,巴基放松双腿让自己摊在长椅上,仰头努力辨认着不太真切的星星。

史蒂夫没有接话,他没想好该怎么开口。

就像当年一样,巴基总是率性,总是高声地笑,他敢把教理论的教授比喻成山羊胡子唱成一首首小调。

巴基就是这样,没有烦恼忧愁,什么都跟史蒂夫说,什么都跟史蒂夫分享。

史蒂夫转过头盯着巴基的侧脸,长椅边上的灯打下浅白色的光,是他午夜梦回总是见到的模样。

也许现在不是个好时机,史蒂夫没有安排好一切,没有亲手挑选好的鲜花,没有试验了几十次的小羊排,没有在寝室里挂上彩灯,也没有那张找寻了很久巴基喜欢的唱片。只有星星和月亮在,只有虫鸣和路灯在。

但这次他有巴基在。

“我原来没太想过将来,我是说职业。不是每个表演系的人都有机会去当演员。”史蒂夫慢慢开口了,“你很幸运,巴基,未毕业就参与爆红的电视剧,我就知道你天生属于镜头和舞台。”

巴基听得愣神,眼睛轻轻从星星们身上移开,一下子掉进史蒂夫眼里那片蓝色的海。

“我有话要对你说。”——两个人竟然同时出声。

“这次我先,”巴基急急忙忙一骨碌从椅子上爬起来,他蹲到史蒂夫身前,“我知道炒绯闻博曝光率很无耻很下流很不择手段,可我那时候只是个新人,史蒂夫,我什么都不懂,通稿放出来我才意识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巴基抓住史蒂夫的手,拉到自己额前,“我没有立场请求你的原谅,你可以揍我一顿,怎么都行,只是,只是,”巴基恳求,“我们能不能还做朋友?你时常记得给我打电话就够了,当然,要是还能一起庆祝我们小时候定的那些纪念日最好,还有,我还想和你一起睡沙发垫……”

巴基胸口起伏,他不敢看史蒂夫的眼睛。

“对不起,史蒂夫,是我错了。”

四处静悄悄的,久到巴基眼泪都快要出来,史蒂夫才用极小的声音问了一句,“你们是在炒绯闻?”

巴基瞪圆了眼睛,“你以为我是真的在谈恋爱?”

史蒂夫回给他一个点头。

“上帝!你不是在讨厌我不择手段,那你在赌什么气?什么气值得生三年,三年你不给我打一个电——”

史蒂夫突然打断了巴基的话,用一个吻。

他拿出了这辈子最大的,也是最后的勇气,他要赌一把,虽然他本来也一无所有。

史蒂夫把巴基拉起来,拽到自己的腿上狠狠吻他的嘴唇,他拉扯着巴基的头发,一直吻到没有空气也没有呼吸,吻到巴基没有力气再说出任何一句拒绝的话。

……

“现在你明白了吗?”史蒂夫红着眼睛放开箍住巴基腰侧的手,激动到声音颤抖。他用力呼吸,轻轻离开巴基的额头,然后把眼睛闭上。

“现在,你可以走了。”



04.

“芝麻碾碎,大蒜备用……”

史蒂夫嘴里念着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菜谱,将炒好水的小羊排捞出沥干。

今天是巴基杀青的日子,史蒂夫为今天准备了很久。

不是每一个表演系的学生毕了业都有戏拍,更多时候他们只是去很小的舞台,那么多人碌碌无为你多年,到最后能捞到一句台词都成了天大的光彩。

史蒂夫为巴基骄傲,他的男孩——一点私心,原谅他这么称呼——他的男孩还没有毕业就已经凭着热播剧一炮而红了。

史蒂夫把烤箱预热,又想起上次巴基溜去球场看他比赛结果被一群女孩子追着跑的糗事。

“她们不好好看队长冲锋陷阵,追着我跑干什么!”

事后史蒂夫在男士更衣室找到了巴基,他正两颊通红靠在柜子门上喘气。

“其实我也是你的粉丝,巴恩斯先生,你能在球衣上给我签个名吗?”史蒂夫挤进门,坏笑着把球衣脱下来作势要扔给巴基。

“不,不行,这位先生,巴恩斯他有洁癖,你的衣服上都是汗难闻死了,”巴基装模作样往后躲,“不过巴恩斯先生是一位和气的名人,罗杰斯,他决定在你的胸肌上签名,怎么样?”

“叮——”预热结束清脆的声响,也打断史蒂夫的思绪。他和巴基从小就在一起,没有他们两个找不到的乐子。也许上帝给他们写好的剧本是一辈子当一对儿好兄弟,互相成为对方的伴郎,再成为孩子的教父,也许还要在同一个街道盖房子,每天吃完晚饭相约去遛狗。

但上帝他老人家神机妙算,却没想到史蒂夫一不小心出了差错。

十三岁那年他走进房间不小心看到巴基自慰,如雷的心跳让什么东西在那时就埋下了种子。偏偏这还是一颗顽强的种子,任凭史蒂夫怎么告诉自己这是错觉这是臆想,这种子不管不顾地就这么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

史蒂夫爱上了巴基,他爱上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时至今日史蒂夫已经不打算再让自己像一个时刻瞻前顾后的小偷,他策划好了一切,亲手做的晚餐,闪亮的挂灯,九十九朵玫瑰,连背景音乐都很完美——史蒂夫跑了大半个纽约终于在一个偷偷摸摸建在地下的音像店买到了巴基一直念着的那张原版唱片。不能怪史蒂夫打算用上这些看起来已经烂了大街的花样,他人生二十年,从来没有过一个像样的约会对象——而他为这件事一百次被巴基嘲笑——他本来打算给巴基写一封感情充沛真挚的,嗯,情书,大概算是情书吧,但当他用上第一个比喻——“你的眼睛像是沉静的湖水洗净了我的污浊”……

总之史蒂夫放弃了情书的打算,对着其他经验丰富的同学旁敲侧击,“女孩儿们喜欢花,玫瑰再俗也不会出错”,“如果你是认真的,队长,你真的要和她走进婚姻殿堂??好吧,那你要表现的有担当,亲自下厨,绝对能成功。”,“你要表现的极其重视她——不要打断我说话,她有什么一直想要的东西?”

总之,最后的最后,史蒂夫孤注一掷,要在巴基杀青的这一天晚上给他一个盛大的表白,也许巴基根本没想过这种事,老天,巴基当然不会预想这种事,但史蒂夫要表现得足够认真,足够真诚,他打算好留时间给巴基考虑,但他绝不允许自己得到一份拒绝。

巴基爱他,史蒂夫想,无论是哪一种爱,他们两个根本不可分割,如果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时刻出现在对方生命里,那么为什么不干脆成为一对儿呢?

巴基根本不会拒绝。

史蒂夫就这样想着从烤箱里端出烤成金黄的小羊排,再仔细地摆盘,最后他坐在桌前,等待约定时间的到来,等待巴基推开门大喊“我回来了!”然后被这一切吓到合不上嘴那一瞬间。

可惜命运喜欢开玩笑,直到指针走向十二点,史蒂夫等来的,只是手机上一条自动弹出的新闻——“现场!巴基巴恩斯与多丽丝考特举止亲密同乘一车返回家中,疑似恋情曝光。”



05.

巴基没有走,也没有说话。

准确的说,他还坐在史蒂夫的大腿上,两只手还没从史蒂夫脑后拿下来。

这是一个非常亲密的拥抱的姿势。

上帝,巴基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他刚才做了什么,史蒂夫又做了什么,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史蒂夫亲吻他,这是什么意思,好朋友之间冰释前嫌需要一个吻吗,这个吻应该伸舌头吗,他应该把手插到史蒂夫的头发里吗,还有,需要一个人缠在另一个人的大腿上吗?

我现在需要谷歌,巴基灵光一闪,随即被自己的智慧打倒,他手忙脚乱地从裤兜里乱摸,看起来就像是在史蒂夫身上扭来扭去。

“嘿,这是公共场所,注意一点!”

一个遛鸟的大爷走过,不满地朝这边嘟囔,“现在的年轻人……”

巴基仿佛一下子从梦里惊醒,他停下来,注视着史蒂夫的眼睛。

史蒂夫好像流泪了。

他的眼眶红红的,眉毛皱在一起,比雨天被丢在路边的大狗还要可怜。

巴基瞬间心痛的不敢用力呼吸,而这一刻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他们变成了谁,是两个在花园里玩泥巴的小孩子,还是颇有名气的演员和导演。他们身处何方,是还在同一个寝室,还是天涯隔两方。他们是什么关系,是密友,还是……

这些都不重要,微不足道。

他爱史蒂夫,他想让史蒂夫快乐,他喜欢看史蒂夫傻笑。

所以还有什么问题呢,如果史蒂夫想要,巴基什么都给,就这么简单,仅此而已。

“嘿,史蒂夫,”巴基重新把头靠上去,和史蒂夫的紧紧贴在一起。

“不,别说,巴基,求你。”

现在巴基肯定史蒂夫真的哭了。

“傻瓜,你真是个傻瓜。”巴基轻轻吻掉史蒂夫的眼泪,“幼儿园的小朋友才哭鼻子呢,史蒂夫,”他捧住史蒂夫的脑袋,“看着我,别哭,这就是你赌气的原因?嫉妒,害怕?史蒂薇,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你更笨的人。”

“听着,如果你想要,就跟我说,你说了,我就会给。”

“什么?”史蒂夫抬起眼睛。

“我说我爱你。”

巴基重新吻上史蒂夫的唇瓣。

这一切开始在一个美好的夏夜。



06.

娜塔莎坐在巴基家的沙发上,愤怒地发出今天最后一条短信,该死的,她的手机马上要彻底没电了。

“如果你再不回我消息,巴恩斯,我就把你这些年收集的所有罗杰斯语录罗杰斯剪报罗杰斯头条统统发给史蒂夫罗杰斯本人。——你游走在暴怒边缘的经纪人。”

一分钟后,娜塔莎借助手机的最后百分之一电量收到了来自巴基的回复——

“我会自己拿给他看,娜特,别太激动,气大伤身。顺带一提,现在史蒂夫有一个新的身份,我男朋友。——你现在只想和他的亲亲男友干上三百回合的小明星。”




End




今晚竟然狂打接近四千字,这几天我真的非常勤劳qaq

不出意外下周开始又要闭关了,各位天使考后见!


IW时期的小短漫
我会陪你直到最后
作者:百さん

【盾冬】我爱你像习惯一样(上)

是一个ABO世界观下的相互暗恋小故事。


01.

六月已是初夏,上午的阳光让人睁不开眼。

也许柏油马路正在冒烟,巴基后颈发胀,连带着头脑一片昏昏沉沉。

该死的Omega,该死的发情期。

如果上帝造人时足够公平,为什么会有力量与形体的巨大悬殊,为什么给人贪婪,又同时给人希望。

巴基在咖啡店门口停下,伸手揉两下眼睛,随意把额前的长发撩到耳后,他指望冰块和咖啡因足以维持清醒。也许现在抑制剂更适合他,但巴基有一个计划。

被咬过一次的腺体每到这时就会有些许肿胀,Alpha注入过的味道会若隐若现的透出来,史蒂夫的信息素是红醋栗的淡淡香味,还有阳光,还有雨后青草。

巴基深吸一口气,这样安全的信息素静静的环在他颈侧,就像是他得到了史蒂夫的一个拥抱。

如果史蒂夫肯给自己一个拥抱。

“两杯冰咖啡,一杯多加奶,一杯多加冰。”

巴基在咖啡店点单就像是与邻居相互问候早上好一样娴熟,史蒂夫喜欢喝咖啡,同时史蒂夫那杯咖啡里面总是要加许多奶。

小时候巴基会摸着他的脑袋开一些诸如“将来你一定会分化成一个奶香四溢的Omega”此类的玩笑。但今时不同往日了,史蒂夫不再是个金头发小刺儿头,他更高大,更强壮,他变得坚毅且招人喜爱。

女服务生带着笑容应答,转手就打好小票——服务业的第一宗旨,永远对你的客人保持亲切。

房间里冷气开得很足,让巴基搅成一团乱麻的心些微沉静下来,他暗恋他的好哥们太多年了,见鬼的,他们从幼儿园开始就抢同一根棒棒糖,他们一起打架一起上课一起去派对,叛逆的那几年背着父母抽同一根烟。

因为只靠抑制剂的发情期会让Omega很难过,史蒂夫甚至愿意和他做一个偷偷摸摸的临时标记。

见鬼的,他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在一起。

“嘿,巴基!”一个红头发圆脸男生端着餐盘路过,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史蒂夫的队友,名字好像叫乔瑟夫。

乔瑟夫在巴基肩头亲切地拍了一下,却突然皱起了鼻子——“伙计,你的味道可有点奇怪,”乔瑟夫把手上的垃圾分好类,扯着脖子对巴基说,“你知道Omega到了发情期时一定要喷抑制剂出门吧。”

巴基接过装好咖啡的杯托,那个关于奇怪味道的说法在他的心头刺了一下,有一种异样的甜蜜,这是属于巴基和史蒂夫两个人的小秘密。

蝴蝶扇动翅膀落在花瓣上,但如果这时候傻笑出来就太奇怪了,巴基清了一下嗓子,很快调整好表情,把斜挎的书包往肩上一提,“听着,乔瑟夫,”——“你竟然记得我的名字”红头发男孩故意把表情做得很夸张——巴基没理他,“第一,我没到发情期,第二,我的味道也不奇怪。”

乔瑟夫扬起眉毛,“说实话,我觉得这真的很像史蒂夫的味道,”,男孩边说满头的卷发边晃来晃去。

巴基一瞬间被怪兽捏住了胃,什么意思?他心里生出一股混杂着期待的恐惧——也许我应该直接承认是史蒂夫的Omega,这样史蒂夫就无路可退,不,不行,无耻且卑鄙,巴恩斯——

“三个小时之前我也许会开你们的玩笑,巴基,毕竟你们真是太像一对儿了,不过现在我终于明白史蒂夫为什么之前总是在否认。我真傻,队长从来不说假话,不是吗?你们真的只是朋友,巴基,为我之前的胡乱揣测道歉。”

手里的两杯咖啡好像变得很重,巴基眨了眨眼,完全无意识地做出一个疑问的表情。

“什么?我的上帝,你早晨起床都不刷校园论坛吗?史蒂夫被拍到和Omega约会……”

仿佛坐上了一架摩天轮,巴基一下上升一下又跌倒最低,而乔瑟夫还在哔哩啪啦说个没完。

他的舌头是弹簧做的吗?巴基胡乱想着,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跟他说话,这傻透了,简直傻气冲天。该死,冰块都要开始化了而我还没有喝上一口,史蒂夫还在等我的咖啡,对。

“你不知道吗?”

巴基终于回过神来,他一点儿也不想再站在这里,不想再维持已经僵硬的脸部肌肉,所以他飞快地冲乔瑟夫点头,“知道,我当然知道。”

“所以史蒂夫真的在约会!?”

“是,是,没错,就是这样。”

巴基拨开眼前的人往外走,说着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见的话,“我要迟到了伙计,下次见。”

操,他一头冲出玻璃门。

操,掉什么眼泪,你这个脆弱敏感的Omega。

巴基走的飞快,也许这样迎面吹来的风和着阳光就能尽快把眼泪烘干。

在路过街角那个掉了漆的黄色垃圾桶时,他把那杯加了很多奶后变成浅色的咖啡哐当扔了进去。


02.

“矩形的边长在不断变化,我们设出一个变量……”

巴基的大脑里站着一个人,踩在洒满爆米花碎屑与油污的地毯上高谈阔论。

你从来没有嫌弃过他曾经的弱小,你陪伴他,像黑夜里的长灯。而史蒂夫,丑小鸭,未吐珠的蚌,或者别的什么。后来的赞歌,那些人都比不上你,巴基,你有资格。

是你最先爱他。

“这一部分是已知数,根据方程……”

另一个人慢慢悠悠地在地毯那头站定。

既然这么想,你还在怕什么?为什么不说,为什么隐藏,今天早晨为什么骗他说路上和人撞上把咖啡洒掉了?

还有,为什么不问他是不是有喜欢的Omega。

“现在开始计算,大概需要五分钟……”

你不敢是因为你知道,Alpha和Omega本该有着天生的致命吸引力,可他把牙齿扎进你腺体时都没有吻你。

你怎么敢不自量力问他呢,傻小子。你不能在史蒂夫有可能开始一段得来不易的恋情的时候破坏这一切。你会打乱他的期待憧憬,让他陷入自责愧疚的沼泽。

巴基头上开始冒汗,他揉碎幻想出来的破地毯,把两个喋喋不休的小人扔出门外。他该死地全身发热,真的要到发情期了。

早上出门前他犹豫着没有拿那管抑制剂,因为他有一个计划。

在他对史蒂夫隐秘的爱膨胀爆炸之前,他都决定要坦白了。

他打算带着发情期的热潮去找史蒂夫,让那个傻子完完全全的闻清楚自己的味道,然后狠狠地亲吻他的嘴唇。他想要做史蒂夫Omega。

巴基本来有一个很大胆,很决绝的计划。

“现在谁愿意说出你的答案?”

但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比史蒂夫的幸福更重要。

包括巴基巴恩斯自己。

周围的同学好像开始感受到信息素的波动,教室里有一些明显的Alpha抽气声。

巴基啪地举起了手。

“很好,巴恩斯同学,你的答案?”头发白了半边的老教授笑得一脸慈祥。

???

巴基好像明白为什么教授们总是带着沧桑了,他不是想要破坏那个完美的笑容。

有些尴尬但别无他法,巴基小心翼翼地把手放下。

“抱歉教授,我,我只是想去一下洗手间。”




Tbc


文里有两个梗来自爱你西蒙,看了电影又有了新的矫情脑洞。


来自日本百太太的授翻,史蒂仔你太可爱了!!!

【盾冬】性幻想挑战--一场公共场合的性事

·一发完小短篇

·ooc属于我


球场永远是校园里最有荷尔蒙气味的地方,没有图书馆尖锐的思维之剑,也没有课堂相对站立的唇枪舌战。

汗水,骄阳,青草香。

还有那些远远近近叽叽喳喳的声音,讨论着某人穿的球鞋,或者某人过分有存在感的胸肌。

“罗杰斯队长辣透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也许本来我们罗杰斯队长有十分,小女生们捂脸、眯眼、再加上尖叫,很好,现在罗杰斯队长有一百分了。

没有任何一点贬低罗杰斯队长的意思,我是说,操,他确实辣透了。

巴基第十九次双手抵住太阳穴垂首闭眼,否则他将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因为自己的男朋友太帅而心悸死亡的男人。

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名声都丢尽。

训练场上冲锋陷阵的罗杰斯先生逆着阳光向巴基这边看过来,顺便给了他一个比夕阳灿烂百倍的大笑。

……

巴基巴恩斯早晚会成为那个因为自己男朋友太帅而心悸死亡的男人。


时间差不多了,巴基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穿过还在持续制造尖叫的罗杰斯后援团,从看台上往下溜。

巴基从来不会感到嫉妒,开什么玩笑,他和史蒂夫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固若金汤情比金坚,史蒂夫收到夸赞巴基会比他更加自豪骄傲。

不过,出于某些恶趣味,巴基很喜欢借助这种事玩一下小情趣。

所以当那个戴着眼镜的女孩儿从头发丝开始夸赞史蒂夫一直到了脚踝时,他没忍住给他的甜心男友发了一条短信——

“我想我们都清楚,巴基巴恩斯才是队长的女孩,混蛋。老地方见。”


就这样,当史蒂夫匆匆跑出训练场,边擦汗边到达那个观众台后面的隐秘小空地时,迎接他的是一个意料之中却又过分热情的吻。

史蒂夫刚刚还在场上狂奔的脚一瞬间像是踩到了棉花,连带着大脑一起变成了水果糖,飘着飘着就上了天。

他把手指插进巴基柔软的棕色头发里,颇为强势的改变了这个吻的步调。

巴基几乎和他一样高,在过去的很多年里都要比他更加强壮,但史蒂夫总是想保护巴基,有时候甚至喜欢“欺负”巴基,他喜欢把巴基吻到呼吸急促两眼布满水光。

比如现在。

“嘿——”巴基拍史蒂夫的后腰,“我的舌头要麻了,混蛋。”

史蒂夫终于结束了这个激烈的吻,而巴基满世界都沾上了史蒂夫的味道。他被吻得心里酥酥麻麻,异样感从牙龈一直蔓延到膝盖。巴基索性就这样靠在了史蒂夫怀里不肯起来,嘴唇贴着他耳畔,两手挂在史蒂夫颈间,像是猫咪抱住了心爱的小鱼干。

如果世界上能让史蒂夫罗杰斯大脑缺氧的电力仅相当于一只灯泡,那么现在巴基简直引爆了一座核电站。



点我



End






这是一个假的性幻想挑战,写着自嗨。pwp实在苦手,此时无文胜有文。




来自日本hoe太太的授权翻译 授权图放到微博上啦

一切已经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