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茶酱Kiki

他老是在星光下行进,通常是西部的星光。

【盾冬】迷情幻想(情人节贺文五千字一发完)NC17预警

格兰芬多的金发甜心魁地奇队长史蒂夫被人下了迷情剂,他在情人节当天向斯莱特林那个被称作冬日战士的级长詹姆斯表白了,这本该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作剧,显然有人对罗杰斯这么做是想看他笑话,但青春期的奥妙就在于事情的发展总会超出你的想象。


*霍格沃茨半AU

*私设如山

*ooc都是我的



0.

迷情剂的制作方法和使用功效【1】:

冻结的火灰蛇的蛋,椒薄荷,月长石粉末,一根属于某个人的头发。

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操作,就会得到一支独一无二的迷情药剂。

药物服用者会对头发的主人产生奇迹般地迷恋,该配方制作出的迷情剂药效为24小时。



1.

巴基一个人推开门从礼堂走出来,早饭时巧克力混着南瓜馅饼的香气太过浓郁,熏的他头晕。

又到了情人节,整个城堡都充斥着粉红色泡泡。巴基莫名的心烦,大概是因为刚刚猫头鹰带来的巧克力和情书几乎堆了格兰芬多那个魁地奇【2】队长——哦,也就是史蒂夫罗杰斯——整整一桌子!

巴基气呼呼的甩了甩斗篷,史蒂夫只会瞪着他看似无辜的蓝眼睛,不知道伤了多少女孩儿的心!她们还就吃史蒂夫这一套,“史蒂夫笑起来像颗青涩的苹果”,“史蒂夫刚刚看我好温柔,他的眼睛里有星星”。巴基觉得自己早饭都要吐出来了,就因为史蒂夫傲人的胸肌,金色的头发和迷人的眼睛?她们夸人的修辞倒是很别具一格,巴基愤愤的想着,之前史蒂夫还是个豆芽菜的时候这些人干什么去了?冬眠吗?明明那个时候我才是史蒂夫从小到大最亲密也是唯一的朋友。

巴基一阵风一样的冲回寝室,大脑也没有停止的飞速运行。自从四年级史蒂夫展现出惊人的魁地奇领导天赋再加上如同充气一般开始膨胀的肌肉和拔高的个头之后,整个霍格沃茨就为史蒂夫疯狂了。从格兰芬多开始,席卷四大学院,连一贯看不惯史蒂夫的那群斯莱特林,当然以朗姆洛为首,也偃旗息鼓不再和史蒂夫正面交锋。更别提小女巫们了,她们甚至为史蒂夫成立了后援会,当然,会员包括数目不小的男性。

巴基翻找着他的魔药学课本,还有昨晚熬夜写完的一卷羊皮纸论文,他把史蒂夫赶出自己的脑子。他要去赶上魔药课。

斯莱特林地窖有些阴冷,但壁炉烧的很旺,巴基穿过公共休息室的时候娜塔莎正好进来。

“詹姆斯,”娜塔莎叫住他,“发生了什么,刚刚吃早饭怎么不打招呼就悄悄溜了?难道,情人节要约姑娘?”

娜塔莎眼里带着促狭,“你收到那么多巧克力却一块儿都没拿,我猜有不少人要回寝室偷偷哭了。”

巴基颇有些无奈的回头,他冲娜塔莎耸肩,“也许我只是觉得隔壁桌的那些格兰芬多太过热情以致影响了我对奶油布丁的专注?”

“哇哦,巴基,我亲爱的巴基,”娜塔莎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因为格兰芬多?你确定不是为了某一个格兰芬多,别告诉我你还在想着罗杰斯,我以为一年多以前你们两个就分手了。”

我们只是朋友!”巴基瞪圆了眼睛,大声的强调,紧接着就像被放了气一样瘪下去,“曾经只是朋友,”他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娜特,别再用分手这个词,即便我们是一刀两断了没错。拜托,现在是情人节的早上,你应该为晚上和克林特的约会激动忐忑就像别的女孩儿那样,而我现在要马上去魔药教室不然史密斯教授会杀了我。显然没有任何理由让我去想罗杰斯,更别提我们已经一年没有说话了,所以——”

巴基歪着脑袋,给了娜塔莎一个假笑,而娜塔莎把手里的东西向他仍来,巴基灵活地躲过攻击,一个转身赶紧溜出了公共休息室,身后是娜塔莎声音不大却正好能被他听到的抱怨。



2.

巴基快速的穿过一条条幽静的走廊,并时刻注意躲避脚下不断变化的楼梯。他刚刚经过了一群低年级的格兰芬多,他们看起来有些激动,聚在一起叽叽喳喳,不知道具体在讨论什么。

巴基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声音一下子就减弱了,这是当然,学校里的低年级小鬼都有些怕他,毕竟从某个时刻起巴基就从“斯莱特林最温柔的小王子”变成了“随时随地冷着脸惩罚起人来丝毫不留情面的可怕级长”,他还得到了一个名头响亮的外号——冬日战士。

真好,巴基想,这样他就不用回答那些关于史蒂夫的问题,也不用再去理会朗姆洛他们对于他和史蒂夫关系的冷嘲热讽。瞧,解决问题的方式有时候很简单,只要你闭上嘴。

不过,他刚刚好像依稀听到了迷情剂什么的,要知道,对同学使用迷情剂是违反校规的,巴基几乎要返回头去追刚刚那群格兰芬多小崽子了,就在他要转头的一瞬间,一双大手把他拉进了空教室。

魔杖在抽出来之前就被夺了过去,巴基正恼怒自己沉于思绪而放松的警惕性,却突然在困住他的怀抱中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是史蒂夫。

巴基挣脱出来回头,一下子就坠入了史蒂夫蓝眼睛里的深海,一瞬间,“青苹果”、“有星星”那些词语疯狂的砸在巴基脑子里,他太久没和史蒂夫面对面接触了,整个人有些神情恍惚。

“巴基,”史蒂夫开口,不知怎么的,声音里竟然有点委屈,“我好想你,可你都不肯理我,你不知道我有多么为你着迷,请你做我男朋友好吗?你闻起来好甜,我可以吻你吗?”

好像一朵烟花炸开,巴基被这一连串的句子彻底砸晕了,他震惊的说不出话,在“我还在做梦”与“史蒂夫被人冒充了”之间摇摆不定。

而史蒂夫一直盯着他,眼神专注,手甚至还摸上了巴基的屁股。

巴基一个激灵,猛地回过神来,他一把推开史蒂夫,发问道,“你什么毛病?吃错药了吗?”

而史蒂夫又贴上来,环住巴基的腰,他盯着巴基的眼睛,再一次重复,声音像一杯糖水,“巴基,我是认真的,我好喜欢你,我现在只想吻你,”他歪头去蹭巴基的脸蛋,唇角有意无意的滑过巴基的耳畔,“可以吗?”

巴基被史蒂夫撩拨的晕乎乎的,但潜意识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对——这当然不对!福至心灵,迷情剂这个单词一下子冲进了巴基的天灵盖,再加上刚刚听到一群格兰芬多的窃窃私语。巴基飞速的挺直了腰身,他忽略涌上心头的那一抹酸涩,掰过史蒂夫的脑袋——史蒂夫的眼里全是不正常的迷恋,哪怕是对着最亲密的爱人,那也太过了。

果然是迷情剂。

不要让我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胆敢给史蒂夫下这种东西,还有,那个人是从哪里偷来的自己的头发,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为了让史蒂夫难堪?

巴基一个念头接着另一个念头冒出来,企图压下心里喷涌而出的难过和对自己竟然真的抱有那种妄想和期待的厌弃。

他抓下史蒂夫一次又一次执着的滑上他腰间的手,控制住喉头的颤抖,用自己最冷漠的声音说,“不可以,罗杰斯,你现在不正常,我带你去医疗翼【3】。”



3.

巴基气鼓鼓地站在庞弗雷女士桌前,而史蒂夫,那个陷入了巨大麻烦却对此一无所知的,以为自己陷入了爱情的傻瓜,就在旁边乖巧地坐着。

“这不可能,解药怎么会那么碰巧就用完了,这一定是个恶作剧!难道要史蒂夫就这样一整天?说不定会有可怕的副作用!女士,一定有别的办法!”

庞弗雷女士挥挥手安抚巴基,“巴恩斯先生,别这么激动。你知道的,今天是情人节,你们这些学生总是会往情人节巧克力里掺这种已经被明令禁止过很多次的药品,企图获得爱人的芳心。要我说,这可不是个好现象,迷情剂并不会带来真正的爱情,是吧。不过,今年的解药好像是用完的格外快些。我可以保证,巴恩斯先生,迷情剂不会有任何副作用,明天一早罗杰斯先生就会从这种状态中清醒过来,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

巴基张了张嘴,像是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庞弗雷女士的话就像是一根针,扎进了他心里。他当然知道的,爱情不能被产生,不能被模仿。史蒂夫的这种迷恋就像是一阵轻柔的三月的风,来得匆匆,去也无痕。最后也只会留下他一个人。

巴基现在开始怀疑这个恶作剧是针对他自己的了,但他也确实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他对已经绝交的旧友的不正常爱恋。

沉浸在繁杂的思绪里,巴基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一旁的史蒂夫轻轻拉过巴基的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甜蜜微笑,接着转头对庞弗雷女士说,“夫人,我想巴基只是一时难以接受,请允许我们先去上课,他会想明白的。”

“当然可以,两位先生,第一节课已经开始好一会儿了。”


巴基认命般的往教室走着,不断给自己做思想建设,而史蒂夫就跟在他身边,两个人的胳膊紧紧靠在一起,热度透过衣料传过来,搅得巴基心烦意乱。

他猛地停下,气势汹汹地瞪史蒂夫,而史蒂夫就只是眨着无辜的蓝眼睛,巴基心头的火一下子被浇灭了。他无奈的叹口气,继续向前走,只能没话找话道,“你拿着的是什么?”

史蒂夫像是一把瞬间被点燃的火炬,眼神一下子亮起来,他献宝似的把手里的东西递到巴基眼前,兴冲冲地道,“情人节当然要给男朋友送巧克力,巴基,这是我亲手做的,快尝尝怎么样!”

巴基差点闪了脚腕,他抬高声音质疑道,“谁是你男朋友,我刚刚答应了吗?”

史蒂夫甜甜的笑着,脸上洋溢着光,他在巴基左脸上亲了一口,“可是亲爱的,你也没有拒绝。”说完就把巧克力塞进了巴基手里,接着又将肩上背着的两个书包取下来一个,递给巴基,朝教室门口扬了扬下巴,“快去上课吧,一会下课我来这儿接你。”

巴基拽住史蒂夫的衣袖,嘴角轻抽,一个字一个字地强调,“我,不,用,你,来,接。”

史蒂夫只是低头给了巴基一个轻吻,指着盥洗室门边,“我到时候就站在那儿。”
而巴基头也不回的进了教室。





5.

正是黎明将要破晓的时候,天边开始泛白。

天文台上,巴基窝在史蒂夫的怀里,史蒂夫的斗篷盖在他身上。巴基忍不住回想过去的这疯狂的一天。

他和史蒂夫先是在盥洗室疯狂地做了爱,然后两个人手牵手去图书馆引起了全校围观结果被图书管理员平斯夫人赶了出来,再接着他们去了情人节晚宴,旁若无人地跳舞,最后他们都喝醉了,一起到天文台来吹晚风,天南海北的瞎聊,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就好像是真正的情侣那样,巴基想。

但天就快亮了,一天马上就要过去了。

“史蒂夫。”巴基唤道。

“什么。”史蒂夫亲吻巴基的发旋,手指亲昵的和巴基的缠在一起。

“你会记得说过爱我吗?”

“我永远爱你。”

太阳出来了,巴基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

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


山姆:队长竟然一晚上没回来,你说他会成功吗?

旺达:梅林的胡子,他已经成功了!你还记得晚宴上他和巴恩斯笑得像两个白痴吗?

山姆:要我说,还是队长厉害,你说他怎么突然开了窍想到这么绝的主意呢,给自己熬迷情剂然后去找巴恩斯让他无法拒绝?我还以为史蒂夫会一直暗恋巴恩斯到地老天荒呢。

旺达:你猜天亮了队长会怎么跟巴恩斯解释?

山姆:我觉得很有难度,巴恩斯会不会揍他?

旺达:……只能祝史蒂夫好运了,如果让庞弗雷女士知道史蒂夫偷了迷情剂的解药,即使他被巴恩斯打得半死,会不会医疗翼也不收他?

山姆:祝,祝他好运吧。


今天的罗杰斯先生也是切开黑呢,科科。


End



【1】迷情剂的做法和具体起效方式是我编的

【2】魁地奇是魔法世界一种体育运动,球类,骑在扫帚上玩的

【3】医疗翼就是霍格沃茨的医疗室




情人节怎么会有刀子!!我只是想开个车而已,结果写了五千多字哭泣。

最后一秒前发出来就是情人节贺文 


评论(41)

热度(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