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茶酱Kiki

他老是在星光下行进,通常是西部的星光。

【盾冬】Moonlight月光 (吸血鬼AU)2

就在史蒂夫终于下定决心要放下对童年好友多年不该有的执念时,那个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混蛋又出现了,而随着巴基重现带来的一切,将使两个人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02

“砰——”

寂静的春夜星空划过尖锐的枪声,最后一只鲜血淋漓的狼人呜咽着狠狠倒下砸在了地上。

巴基的头脑一片狂乱,长达半小时的杀戮与作战让自己属于人类的那部分被压制,身上被狼人撕咬开的伤口正在愈合,但嗜血的冲动让他眼前一片猩红,月光也仿佛带了血色。

巴基回过头,刚刚打出一发麻醉弹的枪口在史蒂夫手中微微颤抖,巴基调整了一下呼吸,一把掏出了狼人的心脏。

腥臭的血液渗进了泥土,朦胧月光下,寒风吹过草皮,肃杀恍若修罗场。

狼人开始主动出击了,这应该称得上是吸血鬼与狼人准备再次开战的信号。巴基用残存的意识艰难地分析着,但来自本能的邪恶渴望正侵袭着他,大脑像是缺了润滑油的齿轮,即将停工崩坏。

集中注意力。

巴基用力晃了晃脑袋,体力不支下歪歪扭扭的向史蒂夫走去。

一次性出动五只狼人的刺杀行动,目标是自己这个吸血鬼中战斗力最强最声名远扬的杀手,看来长时间虚假维系的短暂和平终要被打破。

集中注意力!

该死的,吸血鬼的天性在虚弱不支的时刻完全暴露出来,巴基距离史蒂夫越来越近,唯一能让他积攒起注意力的却是史蒂夫强有力跳动着的心脏以及随之迸出的新鲜的人类血液。炙热,活力,在颈间的血管里奔腾。

该死的。

巴基强迫自己停下来,现在他距离史蒂夫还有不到十步远。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是什么样子,但狼人的血液留在脸上的温度还没有完全退去。一定非常可怖,巴基想,否则史蒂夫不会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只是盯着自己,却丝毫没有靠近。史蒂夫在害怕。

一颗名为苦涩的种子在巴基已经停止跳动了五年的心脏中间爆开,发芽抽枝疯狂的肆虐了他的整个胸腔。

他已经尽力了,尽力表现的像个正常人而不是像这样滥杀的魔鬼,到头来史蒂夫还是用这种悲凉的眼神看着他。他潜伏在舞会上,潜伏在无数个散发着芳香的活体血袋旁,该死的狼人最终却让他的努力功亏一篑。怒火也开始燃烧,巴基用袖子狠狠地擦自己的脸,粘稠的触感留在指尖,提醒着他这徒劳的一切。

而鲜血的味道还在不断的传来,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他饥肠辘辘,齿间蠢蠢欲动的獠牙提醒自己已经处在失控的边缘。

“别过来!”巴基嗓音嘶哑的冲史蒂夫吼。正在快速向前走的金发青年愣了一下,但只有一秒钟。

他妈的,史蒂夫完全没有停下。

“我叫你待在那儿!”竭力把自己钉在原地的双腿微微颤抖,巴基猛地跪在地上,五指插进草皮,声音里已经带了一点哭腔。史蒂夫,史蒂夫,这个天杀的该死的混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放下他的固执听听自己的话?

“巴基,你好像在流血,”史蒂夫已经走到了眼前,他面无表情,仿佛刚刚的恐惧只是巴基的错觉,“让我看看你的胳膊。”史蒂夫同样跪了下来,企图捧起巴基沾满污血左手。

这样轻柔的语气,这样关切的动作,这样的史蒂夫在月光下活生生的跪在巴基面前,讽刺却形象,就像天使与魔鬼。

无名的暴虐冲上心头,巴基觉得自己的情绪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他狠狠的甩开史蒂夫的手,只能活在黑夜里的鬼魅绝不应该污染纯洁一分一毫。

够了,别再妄想着靠近他,把灾难和死亡带走吧,看看,现在你爱的人就在你的眼前,而你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撕开他的喉咙。

呼吸变得急促,象征吸血鬼身份的血丝纹路在巴基眼眶周围隐隐浮浮,而史蒂夫,那个傻子,对自己身处的巨大危险毫无察觉,只是搂住了巴基颤抖的肩头。

在史蒂夫加力的瞬间巴基反手推开他的胸膛,他低声地把话从喉咙里挤出来。

“我现在非常危险,史蒂夫,你看到了,我可以轻易地扯下你的脑袋,你会七零八落,就像旁边那些狼人。”巴基的声音带上了几分自嘲。

“现在,跑,开着那辆车,”巴基低着头指向路边的方向,“到随便什么我找不到的地方去,明天日落之前我会发给你一个人的联系方式,打给她,拿上你的新身份,买张机票,然后永远离开纽约。”

巴基强撑着把话说完,他本来想亲自替史蒂夫完成这些,然后两个人能像过去一样,像朋友一样,体面的有个正式的道别。现在看来都是妄想。

而出乎意料的,史蒂夫再次靠近了,声音里有隐忍的愤怒“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巴基巴恩斯,你在这儿,我哪都不会去,现在,让我看看你的伤。”

“不!”巴基飞快的抬起头,脸颊的肌肉颤抖,“你是不是就是不明白,我甚至已经不是你认识的巴基了,我是个吸血鬼,有概念吗,看看不远处我掏出的那些心脏!”巴基大声的吼着,他其实是在冲自己发怒,“想知道我的伤怎么样了吗?好,我告诉你,只要我的牙齿插进你的咽喉,吸出你的血液,他们就会愈合,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完好如初,而你,史蒂夫罗杰斯,会在我的撕咬下挣扎,断气,去见上帝。我知道你可能在担心我,但我不会死,也死不了,而与此同时,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要断你的脖子!”

巴基的双眼随着情绪的激动逐渐变成了全黑,眼周红色的纹路完全浮现,他大口地喘息,像一条濒死的鱼。

而史蒂夫奇异地咧了咧嘴角,做出了一个不知是哭还是笑的表情,他坚定的,用膝盖紫草地上行走,一步步靠近甩开自己的巴基。

史蒂夫毫无章法的扯开衬衫的扣子,其中一个蹦开了老远。他重新抱住巴基,把头倾斜,将月光下泛着银色光辉的脆弱脖颈凑到了巴基的嘴前。
“那就这样做。”

阳光般温暖的味道钻进巴基的鼻腔,打晕了巴基的整个大脑。獠牙已经完全探了出来,一丝残存的理智支持着他试图离开史蒂夫的怀抱,而史蒂夫却加大了手臂的力量,把他狠狠地圈了起来。史蒂夫炽热的温度包裹着他,巴基的喉咙里溢出微弱的气音。

尖牙赤裸裸的抵在皮肤上面,大动脉跳动的声音冲击着巴基的耳膜。

“不,史蒂夫,你他妈的在干什么。”巴基的声音可以称得上细弱了。

“我不怕你,也不怕死,巴基,只是你休想再消失,也休想再赶我走。用我把你的伤治好,你不可能会杀了我,巴基,来吧。”

史蒂夫的呼吸吐在巴基的耳畔,温柔而坚定,恍若天堂的钟声敲响。

巴基留下了眼泪。热热的。真奇怪,冰凉的吸血鬼也可以流出这样滚烫的眼泪吗?

巴基这样想着,更加贴近了史蒂夫。“对不起,史蒂夫,为所有的一切。”他哽咽着。

而史蒂夫回给他一个颤抖的吻。

獠牙破开血管,带着史蒂夫味道的血液流向巴基的四肢百骸,头晕目眩间巴基只有一个念头。

老天,我真的爱他。


TBC



根本走不动的剧情线只想看他们两个谈恋爱哭

谢谢有在看这篇文的大家,爱你们!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