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茶酱Kiki

他老是在星光下行进,通常是西部的星光。

【盾冬】好友拯救计划(上)

*炮友梗

*ooc慎入


01.

巴基摇摇晃晃地靠上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他可能是香槟喝得多了点儿。

派对上挤得很,吵吵嚷嚷,音乐的声音直往他耳朵里钻。但这些都不能阻止巴基有一个好心情。

他伸手又去够酒杯,盛着淡黄色液体的玻璃杯在灯光下映出巴基红扑扑的脸,他今天穿了一身浅色的西装,搭配的是一条墨绿色的领带。

“和你眼睛很配,这一套简直棒极了。”

巴基回想起晚会之前史蒂夫给他挑选领带的场景,也想起史蒂夫的手指绕过他脖颈把领带打好的温度,还有史蒂夫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道,噢,这可真是该死的甜蜜。

巴基没能控制住自己,他像个思春期的小姑娘一样傻笑起来,紧接着把手头的酒喝了个干净。“我不得不说,你看起来非常非常的……”一个声音插了进来,黑人哥们拍了拍巴基的肩膀,露出一个被困扰住的表情。

“非常英俊、迷人?虽然我们一起住了三年了,山姆,但我真的不能接受你对我这沉重的爱意。”

巴基晃晃脑袋,故意用黏糊的语气回答。

而山姆回给他一个快要飞上天的巨大白眼,“今天的你还是这么恶心,巴恩斯,我是想说你看起来就像一个坠入爱河快要被淹死的傻子——感谢老天,我终于想起了一个足够精确的形容。”

“噢,山姆,让我说你什么好。”巴基夸张的摇着脑袋,“你和级草巴恩斯先生,也就是我本人,做了快三年的室友,却依然没有搞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我绝对不会和任何人坠入爱河,任何人。”

“所以终于承认你是个欺骗感情的混蛋了?”

山姆面无表情地挑了下眉尖。

“当然不!你个傻蛋,你情我愿各取所需的事情,你怎么能因为这个质疑我的人格。”

巴基还陶醉在美酒里,眯着眼睛伸手挥来挥去。

而山姆正在第一百零八次忍住谋杀室友的冲动。

“好,那充满魅力的巴恩斯先生,你现在愿意告诉我,这将近一个月,你天天夜不归宿是去找了哪个你情我愿的女孩?”

巴基的脸皱了起来,他挎上山姆的肩膀,两颗脑袋凑在一起。

“这本应该是个秘密,亲爱的,但我——”巴基突然打了一个酒嗝,“但我非常愿意和你分享一下。你还记得史蒂夫吗?”

哦,你那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把所有空闲时间都用来和你黏在一起的朋友。山姆腹诽。

“当然,我觉得存在感这么强的人真的很不容易忘掉。”

巴基假装没听见山姆话里令人愉悦的嘲讽。

“对,史蒂夫,就是史蒂夫。我简直不能相信我活了二十多岁才发现这一点,史蒂夫是那么的性感,迷人,你注意过他的胸肌了吗——我发誓他小时候不是这样的——那上面简直能建一座帝国大厦!”

山姆突然有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他觉得有一股冷气直冲后脑勺而去。而巴基还在自顾自的说着。

“如此完美,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如此完美,我们熟悉对方的一切,如此完美,我们相互包容,绝对不会把性和正常的生活掺杂在一起!噢,山姆,我怎么能浪费这么多年才发现史蒂夫是一个如此完美的床伴呢!”

操,上帝老天爷,操!

他就知道!!

山姆的内心在咆哮了。

没有人会二十多岁了还和最好的朋友挤一个被窝,没有人会每天晚上打电话向最好的朋友报备自己一天的行程。去他妈的最好的朋友!

“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奇怪?”巴基问道。

“你的意思是,你和史蒂夫上床了?”

山姆一个字一个字强调,但他觉得现在进行的每一句对话都在挑战自己想象力的极限。

“是啊。”

好干脆的回答。

“但你还说你们是好朋友。”山姆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我们当然是好朋友,”巴基似乎认为山姆的话很愚蠢,“这么说吧,我们不做爱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朋友,做爱的时候就是好炮友。这样你总能明白了吧。”

山姆觉得自己明白不了,他唯一能确定的事就是自己错了,人的想象力显然是没有极限的,他永远也不能试图搞清楚巴基奇怪的脑回路,还有史蒂夫,他们两个该死的就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件事情简直惊世骇俗吗?

显然没有。

巴基满意的把手从山姆身上收回来。他有些飘飘然了,当然,和史蒂夫在一起是从没有过的绝妙体验,巴基微醺着回忆起昨天晚上史蒂夫意乱情迷的脸,他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在山姆面前笑出声来。

我应该再来一杯香槟,巴基这么想着。

“我建议你别再喝了。”山姆显然尽最大努力调整过了情绪。

“而我建议你别——”

脸上还带着幸福微笑的巴基突然卡住了,已经举起的酒杯就这么停在了嘴前,他的眼珠死死盯着摆满纸杯蛋糕的餐台那边。

山姆顺着巴基视线的方向看过去——老天爷。

是史蒂夫罗杰斯,那个胸肌上能建一座帝国大厦的史蒂夫罗杰斯。

人类的想象力果然是没有上限的,山姆再一次这么告诉自己。

因为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女郎正揪着史蒂夫的领带拉下他的脑袋,而他们两个人似乎正在试图把对方吸进嘴里。

山姆打赌他听到的怪动静是巴基手里杯子临死前最后的呻吟。



02.

巴基觉得自己的胃液在翻腾。

这可真奇怪,前一秒酒精还能让他沉醉在幸福的天堂,而下一秒他就恍若被无数双手拉进地狱。

史蒂夫的金色头发和晚会的暖光灯巧妙地融合在一起,黑色的西装与红色的礼裙,高大挺拔搭配纤细柔软,好看的像画里一样。

但巴基莫名地感觉这一幕刺得自己生疼,他有些懵,一瞬间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史蒂夫那个混蛋趴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拿柔软的发旋蹭自己脖子的时候,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笑?

巴基敢断定是有什么东西落在眼睛里了,不然为什么眼眶会痒痒的呢。他负气地拿手背狠命地揉了下眼睛。

他几乎就要冲上前去质问了,但组织语言时一瞬间的迷茫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

他要说什么?

“嘿,史蒂夫,什么时候认识的姑娘,不给我介绍介绍吗?”

而他又在期待得到什么样的回答呢,期待史蒂夫给他一个阳光一样的笑容然后温柔的告诉自己这是他刚认识的约会对象?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在他们第一次滚上床的时候,巴基气恼的想,明明是自己主动提出遇到喜欢的人就停止这样的关系,那现在自己是在干什么?


“我可真爱你,史蒂夫,对天发誓你刚刚让大概我高潮了整整五分钟。”呼吸还没有完全平息的巴基说话尾音还带着微微颤抖。

史蒂夫低下头亲昵地咬住他的鼻子,“但你还有力气说话。”

“不,就要没有了,你总不能打算累死我。”巴基抱住史蒂夫到处乱舔的脑袋,“你是不是天赋秉异,小处男?”

话音刚落巴基就后悔了,在这种时候又去撩拨他倒霉的还是自己。果然,还没退出来的史蒂夫又重重地顶了他一下。

巴基忍不住哼唧出声,“老天,停下,史蒂夫,你真是我的宝贝,”他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下意识就说了下去,“将来你找了女朋友而我再也没法拥有这个,那一定是世界末日了。”


而那时候史蒂夫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巴基也记不太清了,反正他们已经达成过有交往对象就停下的共识。

但他本以为这个交往对象会出现得晚一些呢。巴基自嘲的笑了笑,他怎么会认为史蒂夫很喜欢和自己在一起做的那些事情。巴基也许因为随心所欲的男女关系声名在外,而史蒂夫明显不是这样的人,他值得一个能稳定交往的好女孩。

可能真的有什么东西让自己飘飘然了,也许史蒂夫每次亲吻自己前都喝了朗姆酒?

巴基按了按太阳穴,又清了清嗓子,他得在事情向不可挽回的方向发展之前让一切回归正轨,他绝对不能一时冲动失去史蒂夫这个朋友,他绝对不能失去史蒂夫。

他决定从山姆开始。

“就是这样,山姆,最好的床伴,我们绝对不会干预对方的感情生活,相反的,作为好哥们,我现在由衷为史蒂夫终于找到女朋友感到开心。”他刚刚一定是鬼迷心窍了,他和史蒂夫的事情本不应该说给任何人听,他得想办法补救。

“可我也没说你现在不开心啊。”山姆看起来很疑惑。

“……”巴基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他差点跳起来,“那现在你知道了,山姆。听着,忘掉我刚才跟你说过的话,明天早上这些记忆都要从你的大脑里清除,不然我就把你实验课上设计的小鸟翅膀全都扯下来,记住了吗?”

最开始只是想来关心一下好室友的山姆威尔逊感觉自己脑门上滑下了两滴冷汗,他不应该对巴基和他奇怪的朋友之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关系多管闲事的,他就应该在今晚的谈话走向史蒂夫之前终止所有。但现在已经晚了,他的好奇心战胜了一切,让他甚至忽视了巴基将要毁掉他小发明的威胁。就算明天他可能会为今天的多嘴后悔,但他现在决不不允许自己就这样慌忙离场。

“所以那是史蒂夫的女朋友?”山姆抛出了又一个问题。

巴基僵硬地点头。

“那么你和已经有女朋友的史蒂夫还保持着上,上床的关系?”

山姆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像是被鱼刺卡住了喉咙。

巴基看起来被狠狠冒犯了,他快速地又干掉一杯香槟,上帝知道今晚他已经喝了多少,但去他妈的,谁在乎呢。巴基面无表情的直视着山姆,低沉又沙哑的说道,“不,当然不,我们结束了。真可惜是不是,早知道我们刚打炮不到一个月史蒂夫就能找到女朋友,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该这么干了。”

巴基扯出了一个自认为还不错的微笑,而山姆觉得那只是在咧嘴而已。

巴基看上去并不想再继续交谈下去,也许是因为喝了太多酒的缘故。他把那条现在看起来万分碍眼的领带扯了下来,又把西装的扣子重新系好。

“我的床还好吗,山姆,我可真想念它。”

紧接着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厅。


tbc


没有大纲也没有存稿,随心所欲地写然后就随心所欲地更了,很服自己。

评论(17)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