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茶酱Kiki

他老是在星光下行进,通常是西部的星光。

【盾冬】好友拯救计划(下)

*他们只是两个拥有疯狂爱意的年轻人

*炮友梗

*ooc慎入

 戳这里


03.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巴基正坐在地毯上看网球转播。

巴基支持的一方正在准备破发点的二发,比赛到了非常关键的时刻。他决定不去理会门外的那个人,差不多全校人都出去狂欢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敲门的肯定是来塞小广告的或者是山姆的新快递。

“勾出了一记外角二发,接住,反手的击球……”巴基聚精会神的听着解说,好吧,起码是短暂性的聚精会神。

“砰砰砰——”这已经是在砸门了,巴基确信防盗门上面有墙皮渣在掉下来。

“等等!”他冲外面喊,眼睛没有离开电脑屏幕。

“砰砰砰——”

声音比刚才更大。

“操!”巴基咒骂了一声,眼看着网球擦出了底线。

他腾地起身,怒气冲冲地走到门口,然后用很大的力气哗啦把房门拉开——“你最好有足够重要的——”

小火苗猛地被浇灭了。

是史蒂夫。

史蒂夫还穿着二十分钟前巴基在晚会上看到他时的那一身黑色西装,头发被发胶仔细地抹好,整个人英俊的不像话。

呵,果然恋爱中的人会变得爱打扮,巴基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酸溜溜地想,忍不住低头看看自己棕黄色的毛绒睡裤。

虽然吹了一路冷风,但回到寝室的时候自己酒绝对还没醒,否则他不会选择换上这身去年圣诞节大酬宾时和史蒂夫一起买的小熊睡衣。

真是蠢透了。

巴基在心里暗骂自己,他现在本应该把自己收拾得风流倜傥然后在晚会上重新找一个合适的对象,而不是一个人灰溜溜跑回寝室再假装很开心的看一场早就知道结果的网球转播。

这一切都太过糟糕,更别提他现在还穿着傻气透顶的衣服出现在光彩熠熠的史蒂夫面前。

“你怎么走得那么快,不舒服吗?”史蒂夫率先开口问道。

他们本来说好要在派对上见面的,但他根本没有找到巴基。好在后来他看到了巴基那个心事重重的室友山姆威尔逊。


“巴基已经回去了,什么?我可不知道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什么??我没看到他是不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什么???天哪,罗杰斯,你是他的保姆吗?我不知道他怎么了,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我什么都不知道,对天发誓!”

史蒂夫觉得山姆很奇怪,不知道就不知道,何必这么激动,不过出于对巴基室友的善意,他还是给了山姆一个和善的微笑。

而山姆简直就像见了鬼一样跑开了。


史蒂夫不愿再去回想山姆奇怪的行为,他一心只想找到巴基,好在,巴基现在就在这儿。两颊泛着潮红,理顺的头发微微散开,还穿着自己挑选的小熊睡衣。史蒂夫只觉得自己要醉死在巴基水汪汪的绿眼睛里。

他伸手想去摸摸巴基的额头,但巴基一歪脑袋躲开了。

“没有,我很好,史蒂夫,”巴基把自己靠在门框上,“只是喝多了酒有点头晕。”

高个子的金发青年愣了一下,随即道,“那去拿上外套,我们回家,你得早点上床睡觉。”

巴基一瞬间被回家这个单词击中了,他想笑又想哭。史蒂夫绝对不是那种吻了别人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男孩,相反的,他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正义感的代言人。

“我只会亲吻爱人。”

巴基回想起史蒂夫说这句话时闪亮亮的眼神。

巨大的无力感击倒了他,史蒂夫找过来无非只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

他一向这样,不是吗。永远体贴,永远关照自己,不管巴基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说出像是“我只跟别人上床睡觉绝对不谈恋爱”这样或是再怎么惊世骇俗的豪言壮语,史蒂夫都固执地,坚持地守在自己身边。甚至巴基在他们两个那天晚上莫名其妙滚到床上之后,过分得提出做炮友的请求。


“我得说,哥们,这是我这辈子最绝妙的一晚上了,我觉得我们对这种事情都挺擅长的,怎么,不考虑一下?”


而他明知道史蒂夫从来学不会对自己说不,巴基闭上眼睛绝望地想。

但现在到时间了,史蒂夫早晚会有自己正常的感情生活,而他得及时斩断自己所有的贪念。

巴基巴恩斯也许能接受自己在史蒂夫的生命里不再是最重要的,但他绝不能接受自己在史蒂夫的生命里彻底失去痕迹。

巴基深吸了一口气。

“不,不用了,我决定搬回来,史蒂夫。”他用手悄悄扣着墙皮,“我们结束了,我是说,那种关系,你知道的。”巴基不敢看史蒂夫的眼睛,他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来抵挡连着心脏在牙根处不断翻涌的的酸痛感。

“就这样,我们结束了。”


04.

史蒂夫爱巴基。

他深爱着巴基。

有时候他感到痛苦,因为巴基对这种已经要把自己也吞噬掉的疯狂爱意一无所知。

但有时候他又在庆幸。巴基从来没表现得喜欢过什么人,他多情又无情,一杯水绝不分给同一个对象。

史蒂夫觉得这样也很好,就这样一直做朋友也很好,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是最特殊最唯一的。

所以他不去看巴基对着别人露出的笑容,装作听不到巴基向自己分享的那些前女友的趣事。

直到那天晚上。

也许他是被酒精醉昏了头,不然他不会任由自己吻上巴基喋喋不休的嘴唇,也不会扯开巴基皱皱巴巴的衬衫。

他明明已经忍了这么多年。

好在巴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感,他甚至提出要和史蒂夫将这种关系保持下去。史蒂夫即使在最狂野的梦里也从未祈祷过老天给自己降下这种福祉。

也许巴基现在只是贪恋肉体享受,他想,但他能感觉得到巴基的依赖,巴基的喜悦。

他傻乎乎地认为巴基早晚会爱上自己。

而现在,就像一桶冰水自头顶哗地浇下,史蒂夫感到冰晶从他的头发丝一直蔓延到那颗刚刚还在跳动的心脏。

在这一刻之前史蒂夫从来没有相信过一秒钟原来可以这么漫长。


“你在说什么?”

史蒂夫拒绝承认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他觉得巴基有什么地方搞错了,三个小时之前一切都还是好好的。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我玩够了,史蒂夫。”

巴基始终低着头。

委屈,痛苦,愤怒,史蒂夫也不知道哪一个词语更加合适,他只知道现在自己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

史蒂夫一把环住巴基的腰,冲上前一步把他按到墙上,然后狠狠把防盗门甩死发出“砰”地巨响。

“巴基,把头抬起来,看着我。”史蒂夫双手捧起巴基的脸,“你不是说很喜欢这样吗,我不相信,你要跟我说清楚到底怎么了。”史蒂夫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底气。

巴基显然被这一系列举动弄懵了,他呆呆的看着史蒂夫,看那双蓝色的眼睛。

突然间,巴基开始挣扎,他用力推开史蒂夫的胸膛,把他撞到玄关对面的柜门上。

“够了,史蒂夫!”

巴基的胸膛剧烈地起伏。

“我早该预料到这一天,不是吗,你也早该,我们就不该开始这种奇怪的关系,好了,现在我放开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巴基几乎是在怒吼。

“你在说些什么屁话,我不同意你放开我,巴基巴恩斯!”史蒂夫的蓝眼睛里也染上了怒火,“你突然说这些是在发什么酒疯,现在把衣服穿好跟我回家,等你酒醒了我们再说。”

巴基感觉自己要哭了,这个无耻的无赖,这个混蛋!明明是他一直表现得太过温柔,明明是他最开始先抱上自己的腰轻吻额头。这个根本不知道在做什么的罗杰斯让自己有了不敢说的,想要跨过危险红线的心思,让自己一败涂地,凭什么还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巴基强撑着让呼吸平静下来,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角往外冒。

“是你这么选择的,罗杰斯,是你先吻了别的女孩儿,我不想和你吵架,现在请你滚出去。”

很好,他巴基巴恩斯在这一刻终于丧失了最后一丝尊严,丢掉了那身玩世不恭的外衣,很好,面对着史蒂夫,他表现得就像一个被抛弃的怨妇。

巴基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脸,破碎的声音从手掌间流出来,“滚,罗杰斯,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而史蒂夫像被一颗钉子钉在了原地。

他静静地站着,下一秒突然走上前去,他拉开巴基的手反束在巴基身后,然后狠狠吻上了那双红艳的嘴唇。

“唔,干什么,放开……”

“我没有亲吻别的女孩,”

史蒂夫把舌尖顶到巴基嘴里,在接吻的间隙断断续续地说。

“我根本不认识她,是她突然冲出来拉住了我的领带,巴基。”史蒂夫用手指穿过巴基的发丝托着他的脑袋,而巴基的手已经被放开了,但他忘记了挣扎。

史蒂夫用舌尖划过巴基的上颚,两个人的呼吸交错在一起。

“我从来没有和女孩接吻的经验,事实上,除了你我和任何人都没有经验。我被吓住了,那个接触只持续了不到五秒钟,如果你有注意的话。”

史蒂夫停下了这个狂风骤雨般的吻,在巴基的嘴角和脸颊轻啄。

“所以你只是吃醋了,巴基。”

巴基被吻得腿脚发软,思绪乱飘,听到这句话他的脸一下子爆红。

“你真是个混蛋,史蒂夫。”巴基把头埋在了史蒂夫的颈窝里。

史蒂夫使力抱起了巴基的腿弯,带着他往床边走去。

“操你的,罗杰斯。”巴基被史蒂夫扔在了床上。

“而那就是我马上要对你做的事。”

史蒂夫一把扯下了巴基的小熊睡裤。

“这是在寝室!”巴基差点尖叫起来,“我们先回家——”

史蒂夫用自己的方式让巴基闭上了嘴巴,“刚刚是你坚持不回去的。”

“山姆随时会回来……”巴基呜咽着。

“我把门反锁了。”

巴基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史蒂夫没有给他机会。

“我爱你,巴克,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用除了爱人之外的任何词语定义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认为呢?”

史蒂夫直视着巴基的眼睛。

而巴基的脸已经不能再红一个色度了。他拉下史蒂夫的脖颈,轻咬上他的嘴唇。

“我同意,你这个傻瓜。”




END



评论(19)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