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茶酱Kiki

他老是在星光下行进,通常是西部的星光。

【盾冬】只有我们的时候(小甜饼!!)(一发完)

这一切发生在无限战争之前。

我不管,我就要甜。


轰隆隆的声音压过来,卷起大风吹的长草东倒西歪。

“嘿,别怕,是史蒂夫,别跑!”

巴基一只手还在挤羊奶,但飞行器降落的大动静吓坏了他眼前的小家伙。白色的小母羊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浑身一抖挣开巴基的手,撒开蹄子就跑走了。

“不……”

巴基向后一仰头,丧气的垂下肩膀——跑就跑了,还一脚踢翻了辛苦一中午的奶桶。

巴基一阵挤眉弄眼的懊悔,紧接着,他气势汹汹的向那个“来者不善”并且与他的小农场格格不入的大型侵略机走过去。

才不是要迎接他,我是要向他兴师问罪。巴基边想边走得脚下生风。

“巴基!”

史蒂夫从机舱里走出来,一把抱住向他冲过来的人。

正午烈日刚刚偏西的瓦坎达安宁的醉人,风吹过来扬起巴基的衣襟也消去了闷热。史蒂夫的瞳孔里之内能映出那一个人。

“哥们,别用你那个胡子蹭我,好痒!”巴基环住史蒂夫的脖颈把头埋在他金色的乱发里哼哼。

“你的也不赖,”史蒂夫没有放开手,借着冲击力向后退了两步,感受着巴基透过薄薄衣料传过来的温热,长长的发丝落在两颊带着些奶香。

“在做什么,没去睡午觉?”史蒂夫带着巴基往小屋那边走,手臂环紧了巴基的腰,衣料摩擦声悉悉嗦嗦。

巴基原本整个人都挂在史蒂夫身上,闻言一下子把史蒂夫推开,并在他胸前落下“啪”地一掌。

“我本来在给茉莉挤奶!”他回想起了刚刚发生的惨剧,终于意识到自己跑过来找史蒂夫算账的,怎么一见到人,再抱一抱,什么就都忘了呢?

“茉莉?谁是茉莉?”史蒂夫扬起一根眉毛。

巴基向史蒂夫走进两步,拽起两缕他也长长却顾不上好好打理的头发,“是我养的小羊,史蒂夫。我们本来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在一个温馨的午后,我正在给她挤奶,帮助她解决胀痛同时也处理我自己的奶酪紧缺问题。但这个时候,天外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对,就是你,不许笑!”巴基拽了下史蒂夫的头发,同时瞪大眼睛做出一个毫无威慑力的威胁。

“这个人对自己犯下的错误一无所知,他不知道这破坏了他心上人一中午的劳动成果,也不知道茉莉被吓坏跑走的时候踢翻了奶桶……”

巴基说得飞快,却突然一下子没了动静,因为史蒂夫做了一个犯规但很有效的举动——给巴基一个甜蜜的吻。

瓦坎达的夏日听不见蝉鸣,但远处悠悠荡荡传来几下牛羊哞声。非洲大陆的长草绕在脚边,蹭的巴基脚踝发痒,心里也发痒。

史蒂夫的气息一直是滚烫,巴基压不下嘴角的笑,他偷偷睁开一点眼睛,看见正在深深吻他的史蒂夫微微颤抖的金色睫毛。

史蒂夫也很强势,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连接吻也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倔强,他吮吸着巴基的舌尖,牙齿相触有一点清脆的响。

巴基感受着史蒂夫捧住他脸颊的手指,又睁大一点点眼眸。往常接吻时他不这样,但也许是今天的风吹得格外和暖,也许是因为今天茉莉轻巧的舔过他的掌心,巴基的心飘飘然飞上了天,他想要把史蒂夫的样子看得再清晰一点。

腰上被轻轻掐了一把,史蒂夫放开巴基的唇,接着在他鼻尖咬了一口,“因为我吓坏了你的羊,我的心上人,所以你用接吻不专心来报复我?”史蒂夫说话声音很低沉,同时夹着三分挪揄。

巴基也扬起一个爽朗的笑,向前在史蒂夫额间补吻了一口,“不,你的心上人要用别的方式报复你。”

十只手指扣在一起,巴基拉着史蒂夫走过他的菜园,走过他的羊圈,“我其实不光有茉莉,”巴基轻快地说,史蒂夫在他身后用另一只手提着巴基袍角。

“我还有玫瑰,香草,风铃——”

巴基转过身来,歪着脑袋笑眯眯看着史蒂夫。

“所以你需要我帮你和你的公主们做些什么?”

史蒂夫心里软的一塌糊涂,背着光的巴基鼻尖在脸颊留下剪影,眼前的一切,这是他的家,巴基就是他的天神。

“一起挤羊奶!”巴基又笑,他对着史蒂夫有无限的笑容,反之亦然。

“我不会。”

“我教你。”

“我笨手笨脚的,巴基。”

“不能拒绝,不然你今晚……”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打趣着走远,影子缠在一起拉得很长。

风微扬,有你就是故乡。





遥远的欧洲大陆:


山姆:队长呢?

娜塔莎:一挑眉尖抬头静望。

山姆:……我再也不问了。



End


这一切也会发生在将来。

评论(15)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