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茶酱Kiki

他老是在星光下行进,通常是西部的星光。

【盾冬】我爱你像习惯一样(上)

是一个ABO世界观下的相互暗恋小故事。


01.

六月已是初夏,上午的阳光让人睁不开眼。

也许柏油马路正在冒烟,巴基后颈发胀,连带着头脑一片昏昏沉沉。

该死的Omega,该死的发情期。

如果上帝造人时足够公平,为什么会有力量与形体的巨大悬殊,为什么给人贪婪,又同时给人希望。

巴基在咖啡店门口停下,伸手揉两下眼睛,随意把额前的长发撩到耳后,他指望冰块和咖啡因足以维持清醒。也许现在抑制剂更适合他,但巴基有一个计划。

被咬过一次的腺体每到这时就会有些许肿胀,Alpha注入过的味道会若隐若现的透出来,史蒂夫的信息素是红醋栗的淡淡香味,还有阳光,还有雨后青草。

巴基深吸一口气,这样安全的信息素静静的环在他颈侧,就像是他得到了史蒂夫的一个拥抱。

如果史蒂夫肯给自己一个拥抱。

“两杯冰咖啡,一杯多加奶,一杯多加冰。”

巴基在咖啡店点单就像是与邻居相互问候早上好一样娴熟,史蒂夫喜欢喝咖啡,同时史蒂夫那杯咖啡里面总是要加许多奶。

小时候巴基会摸着他的脑袋开一些诸如“将来你一定会分化成一个奶香四溢的Omega”此类的玩笑。但今时不同往日了,史蒂夫不再是个金头发小刺儿头,他更高大,更强壮,他变得坚毅且招人喜爱。

女服务生带着笑容应答,转手就打好小票——服务业的第一宗旨,永远对你的客人保持亲切。

房间里冷气开得很足,让巴基搅成一团乱麻的心些微沉静下来,他暗恋他的好哥们太多年了,见鬼的,他们从幼儿园开始就抢同一根棒棒糖,他们一起打架一起上课一起去派对,叛逆的那几年背着父母抽同一根烟。

因为只靠抑制剂的发情期会让Omega很难过,史蒂夫甚至愿意和他做一个偷偷摸摸的临时标记。

见鬼的,他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在一起。

“嘿,巴基!”一个红头发圆脸男生端着餐盘路过,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史蒂夫的队友,名字好像叫乔瑟夫。

乔瑟夫在巴基肩头亲切地拍了一下,却突然皱起了鼻子——“伙计,你的味道可有点奇怪,”乔瑟夫把手上的垃圾分好类,扯着脖子对巴基说,“你知道Omega到了发情期时一定要喷抑制剂出门吧。”

巴基接过装好咖啡的杯托,那个关于奇怪味道的说法在他的心头刺了一下,有一种异样的甜蜜,这是属于巴基和史蒂夫两个人的小秘密。

蝴蝶扇动翅膀落在花瓣上,但如果这时候傻笑出来就太奇怪了,巴基清了一下嗓子,很快调整好表情,把斜挎的书包往肩上一提,“听着,乔瑟夫,”——“你竟然记得我的名字”红头发男孩故意把表情做得很夸张——巴基没理他,“第一,我没到发情期,第二,我的味道也不奇怪。”

乔瑟夫扬起眉毛,“说实话,我觉得这真的很像史蒂夫的味道,”,男孩边说满头的卷发边晃来晃去。

巴基一瞬间被怪兽捏住了胃,什么意思?他心里生出一股混杂着期待的恐惧——也许我应该直接承认是史蒂夫的Omega,这样史蒂夫就无路可退,不,不行,无耻且卑鄙,巴恩斯——

“三个小时之前我也许会开你们的玩笑,巴基,毕竟你们真是太像一对儿了,不过现在我终于明白史蒂夫为什么之前总是在否认。我真傻,队长从来不说假话,不是吗?你们真的只是朋友,巴基,为我之前的胡乱揣测道歉。”

手里的两杯咖啡好像变得很重,巴基眨了眨眼,完全无意识地做出一个疑问的表情。

“什么?我的上帝,你早晨起床都不刷校园论坛吗?史蒂夫被拍到和Omega约会……”

仿佛坐上了一架摩天轮,巴基一下上升一下又跌倒最低,而乔瑟夫还在哔哩啪啦说个没完。

他的舌头是弹簧做的吗?巴基胡乱想着,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跟他说话,这傻透了,简直傻气冲天。该死,冰块都要开始化了而我还没有喝上一口,史蒂夫还在等我的咖啡,对。

“你不知道吗?”

巴基终于回过神来,他一点儿也不想再站在这里,不想再维持已经僵硬的脸部肌肉,所以他飞快地冲乔瑟夫点头,“知道,我当然知道。”

“所以史蒂夫真的在约会!?”

“是,是,没错,就是这样。”

巴基拨开眼前的人往外走,说着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见的话,“我要迟到了伙计,下次见。”

操,他一头冲出玻璃门。

操,掉什么眼泪,你这个脆弱敏感的Omega。

巴基走的飞快,也许这样迎面吹来的风和着阳光就能尽快把眼泪烘干。

在路过街角那个掉了漆的黄色垃圾桶时,他把那杯加了很多奶后变成浅色的咖啡哐当扔了进去。


02.

“矩形的边长在不断变化,我们设出一个变量……”

巴基的大脑里站着一个人,踩在洒满爆米花碎屑与油污的地毯上高谈阔论。

你从来没有嫌弃过他曾经的弱小,你陪伴他,像黑夜里的长灯。而史蒂夫,丑小鸭,未吐珠的蚌,或者别的什么。后来的赞歌,那些人都比不上你,巴基,你有资格。

是你最先爱他。

“这一部分是已知数,根据方程……”

另一个人慢慢悠悠地在地毯那头站定。

既然这么想,你还在怕什么?为什么不说,为什么隐藏,今天早晨为什么骗他说路上和人撞上把咖啡洒掉了?

还有,为什么不问他是不是有喜欢的Omega。

“现在开始计算,大概需要五分钟……”

你不敢是因为你知道,Alpha和Omega本该有着天生的致命吸引力,可他把牙齿扎进你腺体时都没有吻你。

你怎么敢不自量力问他呢,傻小子。你不能在史蒂夫有可能开始一段得来不易的恋情的时候破坏这一切。你会打乱他的期待憧憬,让他陷入自责愧疚的沼泽。

巴基头上开始冒汗,他揉碎幻想出来的破地毯,把两个喋喋不休的小人扔出门外。他该死地全身发热,真的要到发情期了。

早上出门前他犹豫着没有拿那管抑制剂,因为他有一个计划。

在他对史蒂夫隐秘的爱膨胀爆炸之前,他都决定要坦白了。

他打算带着发情期的热潮去找史蒂夫,让那个傻子完完全全的闻清楚自己的味道,然后狠狠地亲吻他的嘴唇。他想要做史蒂夫Omega。

巴基本来有一个很大胆,很决绝的计划。

“现在谁愿意说出你的答案?”

但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比史蒂夫的幸福更重要。

包括巴基巴恩斯自己。

周围的同学好像开始感受到信息素的波动,教室里有一些明显的Alpha抽气声。

巴基啪地举起了手。

“很好,巴恩斯同学,你的答案?”头发白了半边的老教授笑得一脸慈祥。

???

巴基好像明白为什么教授们总是带着沧桑了,他不是想要破坏那个完美的笑容。

有些尴尬但别无他法,巴基小心翼翼地把手放下。

“抱歉教授,我,我只是想去一下洗手间。”




Tbc


文里有两个梗来自爱你西蒙,看了电影又有了新的矫情脑洞。


评论(23)

热度(151)